風險調整報酬:股息成長VS長期公債

對這篇文章有興趣,是因為剛好上週寫了[閱讀摘記]投資最重要的事_第5章理解風險
在那篇文章中談論了許多認識風險的全貌,也提及風險更好的定義為"虧錢"的可能性。

然而風險對於每個人的定義不同,也根據每個人的需要不同。
況且每個人的風險判別能力也不同,即使受過專業訓練的投資者能夠估計風險,但僅止於估計。
再者,風險也無法用歷史資料作為研判,既然是風險,就表示一定會發生,只是時間點不確定。

還沒有發生的風險,不等於不會發生。而風險發生的機率很低也絕不等於不會發生。
唯一作者馬克思提到,可能與風險有關係的指標,是夏普指數(越高越好)。
簡單說就是承受每一分波動,可以拿到多少報酬,越高CP值越好。
的確,夏普指數是我很看重的指標,IB的投資組合分析報告裡面就有,同時也能看出另一項我同樣關注的數據:標準差(波動)
我看到許多人,在牛市時,只關注到很滿意的報酬率,但卻很少會思考倒底冒了多少風險(或波動)來得到。
記住,風險沒有發生只是剛好沒有遇上。

因此,儘管風險幾乎是無法量化了,夏普勉強能作為一種替代方案,而這邊恰恰就是使用夏普來演示股息成長與公債在調整風險值的對比。

原文在此:
Dividend Stocks vs. Long-Term Bonds: Comparing Risk-Adjusted Returns


投資者應當同時注重兩個面向:
在相同等風險係數下,最大化投資報酬
在預期報酬上,以最小化的風險達成

想要兩者兼得(高報酬低風險)可能是個取巧的投資策略。
報酬容易量化,但是風險卻很難如此。

畢竟,我們該如何定義風險?是輸錢的機率還是什麼?(這也很難量化)
投資大眾普遍認可波動性是目前已知較合適的替代方式。
波動暗指股票的天性,或者彈跳幅度。
低波動股性的股息成長股票給予較穩健報酬,而高波動性的股則反之較難預期。
幸運的是,對於股息成長投資者而言,配發股息的企業其風險調整係數較高,即是相較於公認最安全的資產-政府公債。
這裡可以下載EXCEL,詳列了股息企業與長期政府公債的風險調整係數比較。

保守的投資者能享以較高的殖利率,只要冒點風險在長天期的公債上,並完整的持有20~30年至到期日,這稱之為長期公債。
投資者往往認為,這類長期公債提供額外的殖利率後,其報酬應該跟股息企業在風險與報酬比上的結果相當。

這篇文章將對照這兩種投資方式的風險調整。此外,文章也將涵蓋一些方式來幫助投資者提升風險調整的係數。

衡量風險調整後報酬

最常見的衡量指標就是夏普比率,其指的是每冒一分風險,能夠獲取多少額外報酬。

首先必須決定無風險報酬的錨定基準,一般常見的有10年期美國公債(或是國庫券)都是一種接近於0的報酬基準。
為了比較股息企業與公債的風險調整,如以10年期公債作為無風險報酬的基準並不恰當,因此我採取短期國庫券作為基準。
以下為3個月到期的國庫券在長期的殖利率走勢:


Source: Quandl

自金融海嘯以來,國庫券的殖利率已近趨於0一段時間,但在近期隨著升息循環而上升。
接下來,我必須找出適合比較的方式(標的)來對照兩者(股息企業與長債)之間在長期的差異。

因此,公債我選擇iShare 20年公債(TLT)。這個ETF大約是值60億美元,指數為ICE美國20年公債指數。
至於股息企業,我使用iShare股息ETF(DVY)來做為對比。這個ETF市值為170億美元,使用道瓊股息指數

如果是以往,我更請向於使用追蹤股息貴族的ETF,因為更貼近於高品質的股息成長企業。股息貴族意指股息連續成長超過25年。
你可以在此下載51家股息貴族列表

然而,最貼近於股息貴族指數的ETF,ProShare S&P 500 Dividend Aristocrats ETF (NOBL),成立於2013年,因此無法代表長期的報酬。
而DVY成立於2003年,具有較長期的資料足以做比較。因此下述分析將使用DVY來代表股息企業。

對照風險調整後報酬:長期公債VS.股息成長

以下為2004年至今兩者的夏普比率。(黑色是股息企業,綠色為公債)


Source: Quandl, Yahoo! Finance

必須承認,這張圖表實在沒什麼參考價值,無法幫助我們得到什麼想法,很難看出股息企業擁有較高的夏普比率。
尤其是2007~2009年期間,只看到公債的夏普飆升。

然而,平均來看,股息企業確實較公債有較佳的夏普比率,當我們用不同時間長度來看時會更為明顯。
請見下圖:


Source: Quandl, Yahoo! Finance

這張圖表就毀了三觀對於那些認為長期公債比股息企業擁有更好的報酬風險比的投資者的假設。
股息企業確實擁有較好的風險調整報酬,這也應證了我們原本的信念關於股息成長投資是複利雪球的最好方式
延伸閱讀: 11 Reasons To Be A Dividend Growth Investor
恰好,我也翻譯過此篇文章:11個成為股息成長投資者(DGI)的理由

增進風險調整後報酬

我們這時再回頭看一下夏普比率的公式,計算因子有三:
增加投資報酬(分子)
減少無風險報酬(分子)
減少投資組合波動(分母)

從上很明顯發現,我們完全無法改變無風險報酬。因此要推導下去,自然將重點擺在另外兩個因子上(增加投資報酬與降低組合波動)。
許多投資者經常搞混於因為無法控制投資報酬而述諸於ETF以獲取市場平均報酬。
然而,並非完全沒有丁點優勢掌控投資組合報酬。

舉例而言,持續成長股息的企業則傾向優於市場。能夠數10年增加美年股息的企業,已清楚透露出其具有防禦性競爭優勢,足以在時光淬鍊下,多次景氣循環之中,仍保持高度獲利。
因此,我們認為長遠的起息歷史就是一個篩選高品質企業的篩子。
下圖,我們來看一下股息貴族,在過去10年的表現。


Source: S&P 500 Dividend Aristocrats Fact Sheet

假如投資者認為股息貴族仍然不夠資格,還可以進一步考慮股息君王,一些股息連續成長超過50年的企業,是股息貴族的2倍之多。
你可以在此下載19家股息君王列表
或者想把篩子再放寬一點,可以再看看股息精英,這個群體包含265家企業,其股息連續成長超過10年。

投資者能夠買進在這些企業在低於企業長期平均價值時,來增加報酬的可能。
最典型的評估方式是使用本益比,此外殖利率也是另一個可用的方式。

假如股票殖利率高於該企業長期平均殖利率時,他的價值更具吸引性。
這也是為什麼Sure dividend的讀者信收到以Sure dividednd 8個股息投資準則用殖利率來排名的原因
(前提是低於合理價的企業,再用殖利率排名,而非因為殖利較高)。

最後,投資者還能透過降低組合波動性來增加風險調整報酬。最簡單能夠降低組合波動的方式就是分散於不同產業與企業中。
再者,最好的方式是投資於兩兩之間相關性低的企業,例如 Medtronic(MDT)醫療器材與麥當勞(MCD),這兩者就組成了最低相關性的兩兩一對的股息貴族
延伸閱讀:Dividend Aristocrats Correlation Pairs

投資組合波動還能透過投資低波動性股票來降低。
未來成長正向且低波動的企業包含像是嬌生(JNJ)、荷美爾食品(HRL)、可口可樂(KO)、亞培大藥廠(ABT)...等。
延伸閱讀:TOP15低波動的股息貴族

Gucci補充:
[閱讀摘記]投資最重要的事_第5章理解風險的文章中,我恰好也提出類似夏普公式的推導邏輯。
"那麼我們來推導一下:
既然高風險不能拿到高報酬,高風險只意味著更高的不確定。
想要拿到高夏普值,不外乎拿到高報酬或者低波動,兩個因子。

如果拉高波動,一直能夠提供高報酬,而且也樂見120%的上下波動,那麼還要注意報酬與波動,是否同步上升。
相反的,如果是降低投資組合波動,同樣能夠提高夏普值。如搭配總在價格低於價值許多時買進,同樣能對投資組合產生莫大助益。
何況許多研究都已顯示,低波動性更能帶來高報酬。"

S&P 500 低波動指數

總結

股息成長投資是一種絕佳的投資策略,因為既具低波動性,又兼具較好的風險調整報酬。
下列還有其他文章同樣能夠幫助初學者建構股息成長投資組合:
從草稿開始,建構我的股息成長的投資組合
101 Financial Ratios & Metrics To Improve Your Investing Skills
Low Yield Dividend Stocks Belong In Your Portfolio: 5 Actionable Examples
How Large Should My Portfolio Be to Retire?

[免責聲明]
沒有推介Sure Dividend之意,也沒有任何對價關係。
[免責聲明] 本資料僅供意見參考使用,不得作為任何金融商品推介買賣之依據, 亦不得作為向他人提出投資建議使用。 本人已就可靠資料提供個人適當意見與資訊,但不保證資料完整性, 如有遺漏或偏頗之處,請瀏覽人士,自行承擔一切風險,本評論不負擔盈虧之法律責任。其中所出現的個股標的僅作為舉例說明使用,並無意圖引介任何人至美國券商開戶,亦無意圖向任何人推薦投資標的。

粉絲專頁

追日Gucci

我投資美股,主要方式為超長期價值投資持有股息成長型企業,
並搭配簡易選擇權以合理價之下的價格購入,且將股票出租,每月創造現金流,讓等待的時間也能額外創造被動收入並加速雪球效應產生的速度。
現金流就像我種樹, 只吃果實,也只取我夠吃的果實,而樹枝仍會持續茁壯。
粉絲專頁

您想發表留言嗎?